让LED灯,更亮、更小、更省成本,LED主动式散热模组 LED Active Cooling Solution 防阻微尘磁浮马达风扇 DR MagLev Motor Fan 世界最小、最薄,毫米科技风扇及鼓风扇 Mighty Mini Fan & Blower
首页> 新闻中心 > 新闻讯息 > 脑麻儿改变全球散热风扇王:眼光要比别人看更远!
新闻讯息
 
2019/12/18 - 脑麻儿改变全球散热风扇王:眼光要比别人看更远!

 
圣渊启仁中心在台湾高雄市一个寻常透天厝里,室内不大、简单朴素,复健器具收拾得干净。身高186、满头白发的洪银树微低着头进了门,脱鞋走上软垫区,向一个20多岁正在奋力撑起身站立的男子点头:「彦良啊,加油!」
接着他蹲低身子笑咪咪向一个5岁孩子伸开双臂:「给阿公抱抱,好不好?」脚上套着铁鞋的孩子一面艰难挪步,一面啊啊喊着,花了3分钟才走过100公分的路,跌进他的怀里。
 
赚钱事业:一生只想做好风扇
「20年后的东西我都做好等在那」
洪银树创了两次业,一个事业很赚钱,一个事业很花钱,两个事业对他而言却同样重要。第一个,是全球微型散热风扇市占第一的建准电机;另一个,是早期疗育发展迟缓儿童的圣渊启仁中心。
建准在笔记本电脑领域市占极高,超越日本电产、台达电,全球每三台笔记本电脑就有一台里装着建准的风扇。它一年生产一亿5千万台风扇,小至8平方厘米、装在家用监视器中的散热风扇,大至扇叶长达7公尺、装在飞机修护棚、牧场的大吊扇。
39年来,洪银树只做风扇,做到极深极精,在全球取得的专利达2790项,还以平均两天近一项的速度增加,明明是中小企业,却名列台湾专利百强近20年。 「他的眼光总是看到20年后。」中山大学副校长黄义佑说,19年前他还是个初出茅庐的菜鸟学者,洪银树却委托他研发一颗0.4平方厘米、可放在半导体芯片上的风扇,只有当时最微型风扇的百分之一,花了6年、耗资1800万元终于做出来,因为太迷你,得用显微镜才能看到它在转动。
「20年以后的东西我都做好等在那里了,国际社会再变,我也不担心。」洪银树说。虽然美中贸易战持续发酵,2018年建准营收近120亿元,创历史新高,2019年也交出了营收每季增加的成绩单。 他总是将眼光望向20年后的远方。1980年,他还是个马达代工厂老板,因为读到美国物理学界顽童理查德.费曼(Richard Feynman)文章说:「未来的科技,可以将美国国会百科全书存入一颗微尘般的小芯片里。」
「那时一台计算机有一个房间大,可是未来芯片那么小,计算机会跟电视一样大,一定每个家庭都有;每台计算机都需要散热风扇,这个市场有多大呀。」他决定成立建准,投入微型风扇的研发,抢未来的计算机市场。
但一开始并不顺利,建准的散热风扇虽通过欧美大厂测试,他将价格设定在较同业低10美元,却一直卖不出去。他说:「我太迷信一句话:『做生意没师傅,卖俗就卖有。』可是一台大型计算机利润超过10万美元,根本不把10块美金的产品差价放在眼里。」
 
比人便宜还卖不掉??
领悟比俗不如比专利,砸下3栋透天厝钱
订单始终不来,产品堆积如山,超过10万台,就在他估计只能再撑3个月建准就要倒闭时,有位朋友请他帮忙修理出现噪声的录放机,他判断是过热,从仓库拿台风扇装上去,马上解决问题,这让他看到了一线生机。
「亚洲哪里最热又最有钱?新加坡啊。」他飞到新加坡,在电子街逐间打听,找到当地最大的电子零件商,用实验证明他的风扇,能让录放机从只能播放半小时,延长到连续播放7小时,厂商十分惊喜,一口气下了10万台订单。
暂时度过库存危机,他知道低价不是解方,技术、专利才是。1987年建准第一个专利出炉,他决心申请23国专利,申请费高达300多万元,足以买下高雄三栋透天厝,而当时洪家一家人还窝在阴暗的公寓里。妻子不赞同、连会计师都劝他:「你要想清楚啊!」
「钱可以再赚,但专利没申请就没了。」他很坚持。当时台湾社会还没有知识产权观念,有个银行经理叮咛部下,要特别小心洪银树,别人可以贷款一百万,他只准贷50万。
偏偏他又有当时台湾人看起来莫名其妙的坚持。IBM的采购人员到建准参观,对散热风扇技术很肯定,打算采购,条件是建准未来产品必须独卖IBM。当时台湾代工厂若能接到IBM这样的国际客户,高兴都来不及;他却担心被掌控,宁可往外推:「我只能卖40%的货给你,其他我要拿来推广市场。」IBM的采购人员大吃一惊,合作告吹。
「我只有高中毕业,人家都笑我『无毛鸡假大格』,没有毛的鸡还在那里想要飞天遁地,哈哈。」他的笑里有点苦涩。
但是他早年担任家电维修工程师,看多了靠国际代工过活的厂商,初期或许风光,但是没几年就关门,他必须望得更远。当时市面上12公分的风扇是主流,他决定朝更轻薄短小的尺寸走,推出八公分的轻薄风扇;当别人开始做8公分,他早已做得更小。
「后来英特尔推出286、 386、486处理器时,都要用我的风扇。」他自豪的说:「我是世界独家,那就换我开价。」
 
花钱事业:让400多个脑麻童站起来
么儿的泪,启动他30年个人慈善路
望向20年后的目光,也跟他的么儿有关。建准创业同年,他的么儿圣渊诞生,因为严重黄疸造成脑性麻痹,医师很含蓄的问:「这个孩子将来很难照顾,要不要让他『回去』?」当时他不明就里:「这是我的儿子,要让他回去哪里?」
他很快就懂了。因为体弱,受点小风寒儿子就性命垂危、吸收不良让儿子长期皮包骨,刚创业的他不怕事业挫折,每天最害怕的是下午五点,他必须带儿子去医院打动脉针,为避免儿子因疼痛乱动受伤,他得用双手双脚压住儿子,儿子撕心裂肺的哭喊,人高马大的他也满身大汗、潸然泪下。
「我现在能抱他,20年后我还能抱得动他吗?」洪银树的目光,越过7岁还不会坐不会爬的儿子,再越过总是为此叹息落泪的妻子,他看见这样下去,这个孩子、这个家庭都将走向末路。
他伸指弹弹圣渊的脸,刚才还因为疼痛而哭喊的孩子,噙着眼泪笑了。别人眼中来讨债的孩子,却是洪银树眼中的天使跟菩萨,他下定决心要为这孩子坚强。
当时高雄的特教资源不足,他登报3个月,征来了一位专业特教老师曾菊清,在曾老师专业训练下,2个月后圣渊就从不会坐,到能够撑着扶手上下楼梯。
「我感动流泪,我从南到北看到好多这样的孩子都关在家里,怕人看。我拜托曾老师成立一个中心,让跟圣渊一样的孩子都站起来。」那时建准刚创业7年,第一张专利证书才刚到手,他却下定决心:能教一个就教一个,能教两个就两个。
圣渊启仁中心专收重度发展迟缓儿童,把握复健黄金期训练他们站立行走,小规模经营,完全靠洪银树个人资金与各界捐款运作,以高雄市日间照护最低标准收费。成立30年来,至少已让400多个脑麻儿童成功行走。
30多年前的台湾,对脑麻患者充满歧视,他常听见背后议论:「这个父亲一定是前世造了孽??。」他却昂起头,扯开嘴角露出笑容,一有空便带圣渊出门,到高雄火车站看人群、也给人群看:「我要让更多人认识脑麻患者,现在他们不懂,20年后他们总会懂。」
总将目光望向远方,不只因为圣渊,或许也跟他充满尘沙的童年有关。他出身台南穷苦农家,家中共有11口,忍饥是家常便饭,屋子破旧到雨季得用竹篙撑着,否则随时会倾倒。
「那个环境就是谷底,我必须向上看,才能爬得出来。」身为长子的他,高中毕业就出外工作,业余时间到振声无线电传习所学习电子课程,取得电子工程师执照。
他拿过的创新发明奖超过10项,因为非科班出身,思考反而更能跳脱学院思维,如他发明的「磁浮马达风扇」,利用磁浮电车的原理,将马达轴心与轴承利用磁力分离,生产出无噪音、不会磨损的磁浮马达,是建准站稳笔记本电脑领域的主因。
为了维持在风扇马达相关应用的世界级地位,建准每年投入的研发及专利申请费用,占营收12%至15%,但他也深知研发的陷阱:「如果你只是漫无目的发明,不贴近市场,9成都是白花钱。」
 
他坚持将研发留在高雄
「我要让台湾年轻人发展高于预期」

要让望向远方的目光聚焦,他建立全球营销团队,营销据点多达1千多个,负责跟当地工厂、公司保持密切联系,了解客户的计划,让建准能够贴近市场研发。「两千多项专利,都是有所依据,目前建准对未来趋势判断准确性高达85%。」
营销据点再多,他却坚持将研发留在高雄前镇。「不是说台湾有什么不能取代,但是我是台湾人,我要让未来台湾年轻人的发展能高于我的预期。」他叨叨絮絮说:「政治我不懂,我只懂经济;未来要好,现在就要规画,然后专心做。」


一生只做好风扇一件事,他很坚持,就如同他经营圣渊启仁中心,有些家长看孩子会走了,就希望中心教孩子其余课程,他从来不肯:「其他的东西我不会,我只教你一件事:我让你站起来、往外面走,你可以学习整个世界。」
他的儿子圣渊39岁了,虽然双手不受控制的蜷曲,脚步有点踉跄,但始终能走。无雨的日子里,他会带着圣渊在草地上踢足球。
他用脚拦住球,帮圣渊擦去偶尔滴落的口水,声音里有温柔的威严:「76,再踢24个,来!」至今他仍唤儿子「我家的菩萨」,我看见阳光下,拉直背脊之后的儿子,跟父亲差不多高。
 

数据源

文字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watch/?v=927494270955499

影片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RzI1o9ORQRw

相关报导:https://www.businessweekly.com.tw/magazine/Article_mag_page.aspx?id=7000741

 

 

 
<<上一页 回主选单 下一页>>